第二書包網 | 返回本書目錄 | 加入書簽 | 我的書架 | 我的書簽 | TXT全本下載

[還珠]皇后萬福-第26部分

關系……”
素問怔怔的看著景繡,突然笑了,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起來的時候有多美,眼睛那么明亮,瞬間,好像整個房間都亮堂起來了,不,準確的說,瞬間整個世界都亮堂起來了。
景繡也是這個時候才發覺,素問是個很漂亮,很漂亮的姑娘。只是以前,總是冷著一張臉,所以掩藏了她的美貌。她不適合冷酷,不適合黑暗,她是天生適合陽光,適合在陽光下微笑的女子。
素問屈膝跪地,鄭重其事的開口,“素問以生命起誓,以后只有皇后娘娘一個主子,萬事以皇后娘娘為先!若違此誓,不得好死,死后永墮阿鼻地獄,永世不得超生!”
看到素問如此鄭重其事,景繡的嘴角浮起笑意,太順利了,傅恒,敢算計我,我就讓你賠了夫人又折兵!
景繡不否認,她有在素問面前演戲的嫌疑,但是她無愧,因為她對素問的感情是真的。她只不過是在賭,賭素問也會有感情。如果贏了,素問就會變成她的人,如果輸了,也沒關系,不過就是浪費了一些感情而已。
事實證明,她贏了,而且,贏得很漂亮。
……
御花園。
景繡與十二阿哥永璂的侍衛兼半個師父——多隆,正在討論十二阿哥的課業。不過,這只是表面情況,實際情況是……
“要皓祥去杭州?皓祥不會同意的,他不會留下側福晉一人待在那個虎狼窩里!”多隆有些無奈的搖頭,對于景繡的請求第一次給予了反駁,在他看來,那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景繡微微挑起眉毛,她最喜歡在這里談事,不用擔心被人聽到,只需要壓低聲音,就算是身邊伺候的人,也聽不到她說話。而且,四周空曠,有什么人來,遠遠的就能看到,能及時的做出反應,“他必須要去杭州,不然的話,恐有生命危險!”
多隆聽了這話還真是有些緊張了,雖然很不愿意承認,但是他不得不說,他的這個老鄉,還真是在這后宮里練出來了。她說有危險,就一定會有危險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景繡嘆了一口氣,“根據你這段時間帶來的情報看來,《梅花烙》的劇情,應該快到尾聲了,他若不走,最后只會成為碩王府的陪葬品。”
而且,有句話,她沒說。杭州,是書中徹底毀掉烏拉那拉·景嫻的地方。對于那個地方,景繡心中是有抵觸的。把富察皓祥這個自己人安排在杭州,將來,萬一有事,也好有個照應。她,這也是為將來鋪路。所以,在她想到富察皓祥不能待在京城之后,她想到的第一個去處就是杭州。
多隆有些暈暈乎乎的,從景繡的口中他知道《梅花烙》,關鍵是他并不知道《梅花烙》的劇情,但是正是因為不知道劇情,所以,他才更加恐慌。一種,對于未知的恐慌,這是人類的本能。
“可是,他走了,翩翩側福晉怎么辦?若是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,他就更不會走了,他是個大孝子……”
景繡微微一笑,打斷多隆的話,“難道你當我這個皇后娘娘是擺設嗎?我會找機會說喜歡翩翩側福晉,請她留在宮里跟我作伴,就算碩王府成為一堆灰,也不會讓側福晉有任何損傷。”
這是景繡唯一能想到的,將翩翩側福晉從碩親王那個爛攤子里擇出來的方法了!
多隆聽了,連連搖頭,“這不可以!皓祥是個謹慎,心思又重的人,他跟你本身就不熟,只是我從中穿針引線,才答應幫你。如果你把翩翩側福晉接進宮來,然后再逼他去杭州,他一定認為你拿翩翩側福晉威脅他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
景繡冷冷的笑了笑,“就算是威脅,他又待如何?難道要進宮行刺我嗎?他想要他的額娘死嗎?”
多隆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,好半天不可置信的看著景繡,“你該不會本身就是那么想的吧?”
越想越像是那么回事,雖然說是老鄉,但是后宮從來都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,她做出那樣的事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景繡憋了憋嘴,很不高興的橫了多隆一眼,“別人那么想也就罷了,你怎么也那么想?真是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!不讓他懷疑著,又能怎么樣?你能說服他嗎?讓他相信,你知道他的結局,知道他很快會有麻煩,因為他是一本小說里的人物,你說他會信嗎?”
多隆有些訕訕的揉著自己那光滑的額頭,自從來到清朝之后,他就不知不覺的染上了這樣的惡習,有些傻傻的笑,“好像有道理,只是,那樣好嗎?”
景繡無所謂的挑了挑眉毛,“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,富察皓祥早晚有一天會明白我的苦心,會理解的!”
而且,經過這件事情以后,兩人之間,原本不怎么牢靠的主仆關系,會更加密切。請問,這個世界上,對富察皓祥來說,還有什么人的話,比得上翩翩側福晉更有力呢?只要跟翩翩側福晉打好關系,在關鍵時刻,救她一命,富察皓祥這個猴子,就再也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了。
《梅花烙》大結局,一定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發生。現在的乾隆倒是沒有腦抽的跡象,只希望,他能受得住接下來的考驗,做回一個正常人……
多隆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“我說,我究竟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的,被你發現身份之后,你就總是逼著我去做一些高難度的事情!”
景繡笑了起來,那么隨意,一點壓力都沒有,毫不客氣的說:“沒辦法,誰讓我們是老鄉呢?”
多隆挑眉,“我真懷疑,老天爺讓我穿越過來,就是給你跑腿的。”
景繡搖了搖頭,一本正經的看著多隆,“不,當然不是!老天爺讓你穿越過來,是做我的貴人的。”
“有什么區別嗎?”多隆眉頭挑得更高了,隨后自言自語,“不就是換一種說法?”
“當然有區別了!”景繡很嚴肅的說,最后在多隆似笑非笑的目光中,她縮了縮脖子,“好吧,我承認,沒區別!”
說起來,景繡還是喜歡和多隆說話的,兩人都是21世紀的人,說起話來輕松隨便,可惜,她的身份,實在不適宜和多隆接觸太多……
第十三章惡整令嬪
多隆橫了景繡一眼,最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我傳一句話不算什么,關鍵是,你這邊很不好處理。翩翩側福晉跟皇上的年紀差不多,她又不是你的長輩,你把留在宮里算是個怎么回事啊?你讓別人怎么想?怎么猜?若是我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商紂王,妖后妲己用手段將黃飛虎的老婆留下,然后給商紂王機會讓兩人……”
景繡氣急,也顧不得別的,隨手拿起一個蘋果扔過去,“你給我閉嘴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
多隆哪里會那么容易讓她砸到,幾乎是想也不想的,一只手接過蘋果,得意在景繡面前晃動幾下,挑了挑眉毛,然后毫不客氣的,“咔嚓”一聲咬了一口。
景繡看著,真是哭笑不得,這個人,從什么時候開始,變得這么吊兒郎當的了?這還是祖國培養出來的人才嗎?軍人不是應該酷酷的,很少話嗎?難道是受富察皓祥影響太大?
不過,雖然多隆的話很讓人生氣,但是,仔細想想,確實是那么個道理,看來,她又得死傷腦細胞了。
多隆見景繡眉頭深鎖,一副很苦惱的樣子,也收起了自己吊兒郎當的樣子,緩緩的坐直了身子,小聲的說:“其實,你也不用太著急,皓祥已經散了身邊的人,如今粘桿處跟沒頭蒼蠅一樣,一點目標都沒有,相信很快皇上就會召回他們……”
景繡點頭,這些事情她也知道,只是不想冒那么大的險而已,要知道,她現在要對付不止一個粘桿處,還有富察家。富察家是什么人?勢力那么大!一個弄不好,她的勢力就會暴露在富察家面前,富察家擺明了對她有戒心,為自保,或者是為了對付她,都會想辦法讓她暴露,到時候她要對付的就不僅僅是粘桿處,還有富察家那樣的大家族。
只是,這些話,她不能說,也找不到人說,多隆是很好,能幫她很多,可是這種費腦子又勾心斗角的事,多隆也幫不上忙,沒有任何人幫得上忙……
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,好在,好在素問現在是她的人,富察家還不知道自己暴露,還有時間,還有時間安排一切。
該死的,實在不行,她還得幫富察家,這算是個怎么回事啊?這是該說富察家走運,還是她倒霉?雖然她沒想過要去報復富察家(也沒那個能力),可是要她反過來幫富察家,她心里還是蠻憋屈的。
多隆暗暗嘆氣,總是這樣沉靜,這后宮真不是人待的地方,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。只是,他還有機會離開這里,眼前的這個人怕是一輩子也離不開這里了吧?
景繡注意到多隆目光,竟然有些憐憫,她有些不自在的轉過頭去,“我們暫時不說這個了,永璂最近怎么樣?”
說起永璂,多隆笑了起來,對于這個自己教出來的學生,多隆還是很喜歡的,“十二阿哥學東西很快,而且不驕不躁,是個好苗子,再等兩年,歷練一下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景繡點了點頭,這樣就好,這樣就好。
……
乾隆的心情非常不好,本以為找到一個線索,很快就能把隱藏的那個人給抓出來,沒想到那個神秘人好像突然之間消失了一樣,一直沒有進展,什么都查不到。
偏偏最后一條線索——臘梅也死了,更不可能查出什么,想要發脾氣,怨皇后不該婦人之仁吧,她又是受害者,他也不忍心,所以,便只能一個人生悶氣。
這天,景繡派人給他去一趟坤寧宮,乾隆第一反應就是出事了,忙放下手頭的事情,趕去坤寧宮。
剛進坤寧宮的大門,乾隆就發覺不對勁了,所有的人表情都是那么的嚴肅,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似地。于是,他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腳步,心跳加快……
甫一進門,也不管跪地請安的眾人,快步疾行到景繡滿前,雙手托住欲行禮的景繡,看到景繡雙目微紅,心里更是緊張不已,低聲問道:“怎么了?發生什么事了?”
景繡搖了搖頭,眉頭深鎖,表情糾結萬分,好半天才擠出一句,“皇上,臣妾對不起您!”
乾隆聽了這話,心里著急萬分,偏偏景繡說到這兒,就是不吭聲了。
“皇上,您要為奴婢做主啊!”
乾隆聽到這么一聲,才注意到坤寧宮還有別的人,這個女子看著有點眼熟,但是若要他說是誰,他還真不記得名字。但是看她那打扮,不用說,是個貴人主子。
乾隆看看跪下下面的人,又看了看景繡,再聯想起兩人之前說的話,第一反應就是皇后被人給欺負了,這么想著,他心里就開始冒火,于是,冷冷的說:“要朕給你做主?好啊,那你說說,究竟要朕給你做哪門子的主?”
景繡暗暗蹙眉,這乾隆的態度怎么那么糟,該不會是倒霉正好撞到他心情不好了吧?
那貴人主子也不是個蠢的,聽到乾隆這樣的語氣,就知道皇帝心情不好,可是又不敢說什么,只得把求救的目光遞到了景繡面前。
景繡見此,忙深吸一口氣,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地,屈膝道:“皇上,臣妾失職,后宮嬪妃被人下了絕育藥,臣妾竟然一無所知,請皇上降罪!”
乾隆怎么也沒想到景繡會說這事,一時之間愣住了,本想起身扶起景繡,卻怔怔的保持著那樣的動作,動彈不得。絕育藥?!他的后宮里竟然又妃嬪被人下了絕育藥?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
“皇上,您要為奴婢做主啊!”那貴人主子深深地磕了一個頭,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掉,后宮的女人能依靠什么?是皇帝的寵愛嗎?不是,那是多虛無縹緲的東西啊!最大的靠山,還不是兒子?而她,卻永永遠遠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,也永遠不能有自己的孩子,這讓她怎么接受得了?
經過她這聲哀怨凄婉的請求,乾隆總算是回過神來,他像是被抽光了全身力氣似地癱軟在椅子上,好半天,他才看向景繡,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,“皇后,起來回話!”
景繡抬頭,本想說不敢,可是看到乾隆這個樣子,這樣的表情,第一次覺得緊張不已。天子之怒,或許不是她承受得起的,她還是老老實實的把禍水引出去,別弄巧成拙了才好。
“謝皇上!”
乾隆努力讓自己的平靜下來,可是臉色卻沒有因此而有什么好轉,他畢竟是做皇帝的,登基這么多年,太子威儀還是有的,如今,他越是壓抑著自己的怒火,看起來就越恐怖,“說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“今天,后宮的妃嬪請安的時候,瑞貴人突感身體不適,嘔吐不止,臣妾以為……以為她有了,欣喜不已。也等不及太醫診脈,便讓臣妾身邊的素問先把了一下脈。可是,不診還好,這一診,素問嚇壞了,她竟診出瑞貴人被人下了絕育藥。臣妾得知一切之后,盡快支走了其他人,然后就派人請皇上來坤寧宮……”
乾隆素來都知道素問是懂醫術的,可是現在他寧愿素問診錯了,于是他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問,“太醫來診過嗎?會不會是誤診?”
景繡抬頭,一雙大眼睛眨了幾下,“我……臣妾一時著急,沒想到……沒想到這些……”
乾隆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了,只使了個眼神給高無庸,高無庸便下去安排一切。看著景繡局促,擔憂的樣子,乾隆微微嘆氣,他知道,就算這后宮妃嬪都被人下了絕育藥,也和景繡沒有關系。第一,她的性格在那里放著,不是做那種事情的人,第二,如果真的是她做的,她怎么可能把這件事捅出來?恨不能瞞一輩子才好!
于是,他伸手示意景繡坐下,然后才看向下面跪著的瑞貴人,“你也起來吧!”
說完這些,乾隆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,如今,他只覺得頭疼得厲害。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后宮是風平浪靜的,除了皇后以前……現在總是好的,沒想到……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……
乾隆閉上眼睛,突然,他察覺到一雙溫軟的手撫上了他的太陽|岤,鼻尖聞到了那熟悉的氣味,不用說,乾隆也明白,是皇后在幫他疏解疲倦。乾隆的心里微微的暖了一下,但是卻沒有說什么,只是擰在一起的眉頭慢慢的舒展開來……
雖然乾隆很希望素問是誤診,可是太醫們給出的診斷結果也是一樣的。
乾隆一下子就怒了,憤然起身,“你們這些太醫究竟是怎么回事?當初皇后中毒你們不知,如今瑞貴人被人下了絕育藥,你么也不知,朕留著你么有什么用?你們就是這么給朕當差的?”
太醫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,如果可以的話,他們根本不想做什么太醫,在民間,大夫是救死扶傷的,得到所有人的尊重,就算治不好什么人,一句抱歉也就算了。
可是,做太醫呢?出力不討好,治好了,那是應該的,治不好,隨時都要掉腦袋,每日膽戰心驚,偏偏后宮女子的手段不斷,各種花樣層出不窮,他們也是疲于應對,腦袋晃晃悠悠的,從來沒長得穩當過。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,一個弄不好,甚至還要連累家族,真真是天底下最難的職業了。
關于后宮妃嬪被下絕育藥的事,跟景繡中毒不一樣,景繡中毒,確實是難以察覺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中毒了,根本特意驗證。但是一些妃嬪被下絕育藥,不少太醫都是心知肚明的,只是,有下藥本事的人,自然不是好惹,所以他們也不會多事,只是假裝什么都不知道。只是,也有些主子很聰明,意識到不對,或者是他們想要投靠的時候,會將此事透露一點,讓她有個防范。
于是,便演變成今天這樣了。
“臣等罪該萬死,平日里診平安脈,臣等確定各位主子娘娘沒有生病便放心了,不曾想……臣等有罪!”
開口的太醫也是極聰明的,他沒有傻兮兮的急著解釋,卻也不是直接認罪。他一面請罪,一面又為自己做了解釋,就算乾隆現在心情很不好,也多少聽進去一些。
乾隆努力壓抑自己的胸中的怒火,顧不得去管那哭得稀里嘩啦的瑞貴人,“現在,分派人手到各宮個各宮娘娘診脈,朕要知道,這后宮到底有多少人被下藥!記住,不要讓各位娘娘知道你們的來意,只說是朕的命令便是。”
太醫們自然慌慌張張的下去按吩咐做事,希望這樣,能夠減輕皇帝的怒氣,撿回一條命。
乾隆閉上眼睛,靠在椅背上,沒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也不知過了多久,乾隆突然意識到景繡沒有再給他按摩,心下奇怪,睜開眼睛,才發現景繡怔怔的站在那里,眉頭深鎖,目光茫然,雙手更是緊緊的握在一起,緊張得不得了。
乾隆不自覺的伸手將景繡拉到身旁,“朕知道這件事跟你沒關系,不必緊張!”
景繡聽了這話,“強忍”的眼淚怎么也忍不住了,“這可怎么辦?臣妾一直奇怪,為什么皇上年富力強,卻一直子嗣不豐?為此,臣妾還……沒想到,沒想到在臣妾治下,發生這樣的事,臣妾該怎么跟列祖列宗交代啊!”
乾隆想到之前景繡想盡辦法,改革了綠頭牌制度,就是希望他能躲一些子嗣,心中感動不已,再也不像之前那樣覺得好笑,心里反而滿滿的都是感動。
是呀!他一直子嗣不豐,現在在身邊的也就老三,老四,老五,老六,老八,十一,十二,十五,十六這么幾個孩子,偏偏老四和老六還讓他給出繼了,老八又身有殘疾……
這么算來,他何止是子嗣不豐,分明就是子嗣稀薄嘛!
“如果說難以交代,恐怕最難以交代的是朕。”
“臣妾對不起皇上……”
景繡眼淚不停的往下掉,表明羞愧不已,乾隆拍了拍她的手,“朕不怪你,若不是你,朕到現在只怕還蒙在鼓里,多虧了你了!別怕,不管怎樣,朕都與你一處!”
時間再景繡和乾隆的相互對望中,一點一點的流失……
太醫,也帶來了讓乾隆震驚不已的消息。這后宮之中,上到穎妃,婉妃,下到豫嬪,多貴人,郭貴人,林常在,在加上眼前的瑞貴人等,竟然都被下了藥。
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景繡也愣了一下,這么多?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!本以為最多就是幾個年輕貌美的貴人常在被下了藥,沒想到竟然連婉妃,穎妃這樣的都沒跑掉。穎妃,蒙古鑲紅旗人,都統納親之女,她太年輕,升得太快,又不夠聰明,被下藥很正常。豫嬪也一樣,博爾濟吉特氏,出身高貴,難免被人盯上,下面的那些人貴人常在年輕美貌,也很正常!
只是……
婉妃?她為什么也會被下藥呢?按照時間來看,對她下藥的人,不可能是令妃,不,令嬪,難道是孝賢皇后?如果連婉妃都沒能逃過被下藥的命運,那烏拉那拉·景嫻怎么會沒事呢?奇怪!若不是景繡有烏拉那拉·景嫻的記憶,一定認為她是在扮豬吃老虎,她老早就知道有絕育藥這事,可是她有,她清清楚楚的知道,烏拉那拉·景嫻什么都不知道!怪了!
好半天,乾隆才算是消化了這些個消息,“那么多位娘娘,是怎么中的毒?”
太醫們忙奉上一種香料,“回皇上,臣等查看過,長期聞這種香料,可致不孕!”
乾隆聽后微微點頭,好像沒什么反應似地,只是看向高無庸,“傳令下去,徹查內務府!”
宮里一切供給都是內務府給的,發生這樣的事,乾隆的第一反應自然是徹查內務府。
“可能看出她們都是什么時候被下的藥?”景繡突然抬頭問。
太醫們互相看了一眼,最后還是領頭人先開口,“回皇后娘娘的話,臣等無能,差不多具體時間,但是,至少都在兩年前。這藥,是一點一點滲透的,只有那樣才不會輕易被察覺。”
景繡問完這句話,便不再開口了,微微退后一步,該做的事情,她都做完了,剩下的事情傅恒該接手了。他那么聰明,應該知道眼前是最好的脫身機會。
兩年前?乾隆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,當時執掌鳳印的正是令……嬪!難道是她?
因為臘梅的事,乾隆對令嬪的懷疑一直沒有打消,所以一直沒有放她出來。現在,發生這樣的事情,乾隆對令嬪的懷疑就更深了。
心情不好,乾隆連膳食都不曾用,什么事都不做,非得等著內務府的消息不可,于是,景繡也就只能陪著。
最后,傅恒沒有讓景繡失望,他與另幾位內務府總管一起,親自壓著魏清泰和一眾人等前來請罪。話里話外,說得很清楚,他們監督不嚴,有罪!但是這一切都是魏清泰做得手腳,是他利用職位之便,對各位娘娘下手,目的就是為了保住令嬪的地位。
魏清泰自然是一個勁兒的喊冤枉,可是證據確鑿,人證物證俱在,哪里容得下他狡辯?氣得頭直發昏的乾隆命人堵住魏清泰的嘴,這才算是安靜了下來。
這么一來,被禁足延熹宮的令嬪總算是有機會踏出延熹宮了。
令嬪很美,景繡看到也不得不暫一聲美,本以為禁足她一定會變得很憔悴,可是不是,她明艷照人。可是,這樣的美貌卻沒有引起乾隆多大的注意力,他的一門心思都放在絕育藥一事上。
乾隆也不叫起,直接便質問道:“說!你是不是指使你父親對后宮妃嬪下絕育藥的?”
令嬪看到自己的父親五花大綁的,就知道一定是出問題了,怎么也沒想到是這件事情暴露了,不禁有些慌亂,沒有臘梅在她身邊出謀劃策,她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不過,這慌亂也只是一瞬間的事,她知道自己不能心虛,不然的話,一切都完了。
“皇上,臣妾是冤枉的,您千萬別信小人讒言,臣妾怎么可能會做那樣的事?請皇上為臣妾做主,請皇上……”令嬪知道那事絕對不能認,如果認了,就真算是完了。
“夠了!”乾隆此刻根本沒有心情欣賞令嬪的梨花帶雨,他恨死了眼前這些人,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。他的后宮,他的女人,竟然被人下了絕育藥,他多少個孩子因此而失去來到人間的機會?他們敢對妃嬪下手,若是自己的兒子長大了,看他這個皇帝不順眼了,豈不是要殺了他這個皇帝嗎?
“朕若沒有證據,也不會找你來!”看到令嬪之前慌亂的樣子,更加證實了傅恒他們的話,自然不再相信令嬪這樣沒說服力的喊冤,“擬旨,魏氏一族,滿門抄斬,魏清泰凌遲處死!令嬪,賜鴆酒!”
令嬪一下子嚇壞了,不可置信的看著乾隆,她怎么也沒辦法相信,那樣的話是她的枕邊人說出來的,眼看著侍衛就要上前拉她,她拼命的掙扎起來,人的潛能是無限的,她生死關頭的掙扎,侍衛們,竟然有些抓她不住,“皇上,皇上您不能這樣對我,皇上,您忘了我們之間的海誓山盟了嗎?皇上……”
“朕,羞于承認曾經喜歡過你這樣惡毒的女人!”
令嬪掙扎不過,眼看著就要被灌下那可怕的毒藥,她大聲喊道:“皇上,就算您不顧及您和臣妾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,您連永琰也不要了嗎?您要他沒有額娘嗎?看在十五阿哥的份上,您饒了臣妾吧!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臣妾真的是冤枉的啊!皇上,臣妾跟著您那么多年了,難道就換不得您半點信任嗎?臣妾是那樣的人嗎?”
乾隆怔怔的看著令嬪,他真的不確定了,若是殺了她,等于說自己那么多年都是有眼無珠,認不清身邊的人,這對他來說,太丟臉了,他怎么也不愿意接受,所以,他寧可相信令嬪是不知情的。或者,這事,她不是主謀,她只是順水推舟,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令嬪連連點頭,目光堅定的看著乾隆,好像怕他不信似地,“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”
乾隆看著令嬪那個可憐樣,心里有些不落忍,可是,轉念想到臘梅的事,想到那神不知鬼不覺的毒藥,就覺得再美的女人,也沒有小命重要,于是他冷哼一聲,“你以為朕會相信你的話?永琰不需要你這樣的額娘!即日起,將永琰交與……”
乾隆的鬧孩子閃現出幾個人,最后想到了婉妃,那個從潛邸就跟著她的女人,那個被下藥永遠都生不了孩子的女人,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有情有義的人,是個念舊的人,這樣的事情,第一個考慮的自然是婉妃,“交與婉妃撫養!”
“皇上!”令嬪瞪大眼睛,驚恐不已的看著乾隆,永琰是她唯一的希望,現在連她唯一的希望都沒有了。
乾隆轉過身,不再看令嬪一眼,“看在魏氏為皇家撫育子嗣有功的份上,免你死刑,即刻打入冷宮,永世不得外出!”
不管令嬪如何哭喊,乾隆再也沒有動搖,或許,對他來說,沒有殺令嬪,已經是對她最大的恩慈了,再也不需要更多了。
景繡知道,至此,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揭過去了,她的危機也過去了。其實,早在素問剛到她身邊的時候,她就從讓素問探過那些貴人們的脈搏,也早就知道令嬪對她們下藥,她只是故意裝作不知道,想要再緊要關頭給令嬪以及重擊,讓她永世不得翻身。沒想到,現在竟然能用在如此緊要的關頭。今日,她命素問,在瑞貴人茶水中下藥,讓她產生嘔吐的欲望,然后借此機會揭開絕育藥一事,于是,便有了開頭一幕。
經過這件事情,乾隆認定臘梅背后的主子是魏清泰,再加上傅恒手段高明的栽贓,魏清泰更是百口莫辯,這個黑鍋他是背定了。反正,他犯下的那些事,死一百次也夠了,陷害他,又不是自己親自下手,景繡可以說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,雖然魏清泰死得很慘。
這么一來,不管是她還是富察家族都安全了。說實話,景繡沒那個能力,也不想跟富察家翻臉,如今這樣是最好的。而且,不得不承認,景繡她雖然惱傅恒的推波助瀾,卻也很欣賞他,他也不容易,要撐起一個家族。反正富察家沒有皇子,若是他們忠心,愿意扶植十二阿哥,能夠收為己用的話,她可以當什么都不知道,反正,她也沒事。
第十四章香妃要來了
高無庸很煩躁,因為,皇帝陛下心情很不好,沉著一張臉,看誰都不順眼,身邊伺候的人倒霉不說,就連他這個太監總管也挨了訓斥。他多想皇帝陛下出去走走啊,說不定出去轉轉,心情就好了,可是,他也得有膽子說不是?眼看著時間一點點流逝,遭殃的人越來越多,皇帝陛下的心情卻沒有好轉的跡象,他真真是心急如焚啊!
“總管,不如,請皇后娘娘……”那小太監只說了這么多,便住口不說了。因為,這樣就足夠了,后宮最忌諱把話說清楚,禍從口出,出事了,想擇都擇不出來。
高無庸皺眉,橫了他一眼,“胡說!”
皇帝身邊伺候的奴才決不能跟后宮的主子扯上關系,這是大忌,小路子的教訓還在眼前,誰敢再犯?就算是他,太監總管,皇帝最信任的人,也不敢在皇帝心情不好的時候,去冒這個險。
高無庸以為自己一定會堅持,可是,看到越來越多的人遭殃,看到乾清宮連伺候的人手都調配不開了,高無庸也只得同意了那小太監的提議。他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手調/教出來的人都折進去吧?而且,所有人都倒霉了,他還能獨善其身嗎?左右皇后來不來,他都算是盡到心了,順道試探一下皇后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不錯的。
景繡接到消息之后也猶豫了一下,這事確實有點冒險。但是,高無庸是乾隆身邊最親近的人,能借此機會向他示好也是好事,而且,她也不認為自己堂堂一個皇后會因為送個湯水而怎樣。
于是,她很痛快的起身,“本宮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!”
隨后沒多久,高無庸便向乾隆稟告,“稟皇上,皇后娘娘來了。”
乾隆回頭,目光森冷,“是你告訴她的!”
乾隆并沒有用疑問的語氣,他是那樣的肯定,目光灼灼,只是在眼眸深處,似乎又有些不明的光芒在閃動。
高無庸見這樣,心里也有些緊張,雖然他沒打算,也沒抱希望認為能瞞得住皇帝,卻也沒想到這么快就被發現,忙屈膝下跪,“奴才該死,自作主張,請皇上降罪!”
乾隆冷哼了一聲,“多事!請皇后進來!”
景繡微微低頭,似乎有些緊張,乾隆看在眼里,心里的那股子火好似也消去了一些,不禁覺得有些好笑,既然害怕,為什么還要往槍口上撞?別人向她求助,她就非應承不可嗎?真真是個笨的!
“臣妾恭請皇上圣安!”
乾隆淡淡的開口,卻不是叫起,“皇后這個時候來,有什么事嗎?”
景繡微微挑眉,看來,還真是心情不好,“如今這天氣一天天的熱起來了,很容易上火,臣妾做了點銀耳蓮子湯給皇上送來。”
“就為這事?”還個下面的奴才們瞞著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。別人遇到這樣的事,避之唯恐不及,也就她傻傻的撞上來。看來,她心里當真是把他這個皇帝放在極重要的位置上了。
乾隆就是這樣,喜歡一個人,什么都往好的方面想,不喜歡一個人,她做什么都不順眼。
景繡自然不知道乾隆這自作多情的想法,仍舊低著頭,可是高無庸卻已經看出來了,皇帝的心情明擺著好了很多,皇后果然是一劑良方啊!還什么話都沒說了,就有這樣的奇效,看來這步棋真是走對了,以后可以跟皇后稍微近一點!
“皇上的龍體安康是國之大事,臣妾……”
乾隆搖了搖頭,走下龍椅,將景繡扶起,“好了,朕知道你的心意。看到你,朕的心情好多了。”
景繡微微一笑,比相信中要容易很多呢!難道,經歷了中毒的事情之后,乾隆真的不一樣了?
雖然乾隆并不想吃什么東西,但是為了給景繡面子,他還是用了一些。看到景繡一直想問,但是又不敢開口的樣子,乾隆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笑意,揮手讓身邊的人,包括高無庸都退下之后,很好心情的戲弄景繡,“想說什么?”
景繡微微挑眉,“沒,沒什么事……”
乾隆突然起身,逼近景繡,因為身高的距離,雖然景繡穿著花盆底的鞋子,還是矮了乾隆一截,乾隆這么看著她,到還真有點居高臨下的感覺,“沒事?你的眼睛明明告訴朕有事?你想欺君嗎?”
景繡退后幾步,扯了扯嘴角,“皇上真會開玩笑,臣妾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會說話呢!”
乾隆步步緊逼,直逼得景繡退無可退,靠在墻上,他才勾起嘴角,扯出很怪異的笑,一只手撫上景繡的眼睛,“景嫻或許自己都不知道,你的眼睛真的會說話呢!”
景繡蹙眉,“皇上,不要這樣!”
乾隆嘆氣搖頭,真是個沒情趣的人,害得他的興致了減去了很多,他索性翻身,與景繡一樣靠著墻,以一種很慵懶的姿態說話,“唉!你想知道什么,直接問朕便是了,藏著掖著做什么?能告訴你的,朕自然會告訴你,不能告訴你的,就算你問了,朕也不會說,哪用得著這樣小心翼翼的?”
景繡轉頭看向乾隆,她突然覺得這一刻,說這些的話乾隆是真心的,于是她璀璨一笑,“那皇上可以告訴臣妾,您在為什么事心煩嗎?”
景繡不說還好,一說這事,乾隆心頭的火氣就直往上冒,“還能為了什么?不就是端親王那些個破事!真真是氣死朕了,那些個異姓王,找到機會,朕都給他除了!”
景繡也不說話,只是在心里暗暗盤算,乾隆已經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表達過對異姓王的不滿了,《梅花烙》進入最后階段的時間又快到了,看到那些人都是兇多吉少了,她得快點想到半點才好。
過了一會兒,景繡見乾隆沒有說下去的意思,不禁接話道:“端親王不是已經死了嗎?皇上何必跟一個死人計較呢?”
“死了?他就是死了,也要給朕添堵,景嫻,你不知道,他的那個女兒……不知廉恥,竟然跟努達海……朕真想一杯鴆酒解決了她,免得丟盡皇家的臉面……”
這么快,《新月格格》的劇情已經進展到這兒了,真是讓人咋舌,速度啊!對于新月,景繡雖然沒見過,但是對小說里,和電視劇里的那個人就很討厭,于是挑了挑眉毛,“皇上若是看她不順眼,秘密處死就是了,哪用得著為她心煩?不過是個格格而已,又不是小世子!”
景繡說得很是輕松,乾隆不禁另眼相看,仔細一想也是,她每次都是關系到自己身邊的人才會心軟,別人,她才不會在乎呢!而且,他發覺,皇后是越來越漂亮了,這樣看著真是讓人食指大動……
景繡發覺乾隆看向她,也知道自己說得太輕松了,畢竟是一條人命,誰讓她討厭那個新月格格到極點呢?一時忘形了,“皇上,您看什么呢?”
乾隆只是勾著嘴角,卻不說話,就在景繡想要走開的時候,他突然翻過身來,兩只手穩穩地將景繡控制住,也不說話,低頭強吻了下來。這一吻,乾隆覺得自己簡直無法自拔,大白天在乾清宮,乾隆又一種偷/情似地緊張快/感,再也不愿意放開手中的甜美。
“皇上,八百里急奏!”
被人打擾了自己的好興致,乾隆別提有多憋火了,可是他是一個皇帝,八百里急奏,這么重要的事情,他還真不能當沒聽到,于是只能訕訕的放開景繡,整理好自己的衣物之后,對著景繡曖昧的笑了笑,才回頭看向門外,“拿進來!”
高無庸從乾隆的口氣里聽出皇帝的心情不怎么好,不禁有些緊張,心下有些奇怪,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?他小心翼翼的進門,偷偷的看了乾隆和景繡一眼,看到景繡緋紅的臉頰,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忙低下頭,暗怪自己來得不是時候。
這一眼,乾隆或許沒什么,如常的接過奏折,可是景繡卻覺得不怎么高興了,整得好像她自己送上門似地,真是讓人生氣,于是她屈膝道:“既然皇上還有正事要處理,臣妾就不打擾皇上了,臣妾告退!”
景繡話音未落,乾隆突然大笑了起來,“哈哈哈,太好了,兆惠干得好!”
乾隆的笑聲壓住了景繡的說話聲,一時之間,乾隆還真沒意識到景繡說了些什么,他轉頭對景繡說:“景嫻,你知道嗎?兆惠大獲全勝了,從今之后,邊境至少要太平十年,真是天大的好消息!”
人,都有天生的愛國心,景繡也不例外,自她生在清朝,自然是盼著大清太平的,聽到這話,也非常高興,“真的嗎?那真是太好了!”
乾隆點了點頭,“兆惠馬上就要班師回朝了,連回族的阿里和卓……”
想起奏折里說到阿里和卓要把自己的女兒獻給他,乾隆不禁住了口,這樣的事情,他還是不想讓皇后知道的,大不了,到時候讓別人娶了那個女人,永琪也該指個側福晉了……
一聽到阿里和卓這四個字,景繡瞬間明白了,香妃要來了!真是,什么事都趕在一塊了,想要過個安寧的日子怎么就那么難啊!
乾隆見景繡怔怔的,就知道她已經猜到什么事情了,畢竟戰敗方聯姻是很正常的事情,看到景繡吃醋,乾隆心里一方面暗自開心,另一方面,又覺?br />txt電子書下載https://WWW.shubao201.com

Readme:第二書包網www.heqbzt.live)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,無需注冊即可下載,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!
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,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,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。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,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,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。版權聲明: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,與本站立場無關,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

{elapsed_time}
太湖字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