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書包網 | 返回本書目錄 | 加入書簽 | 我的書架 | 我的書簽 | TXT全本下載

[還珠]皇后萬福-第29部分

時候,愣了一下神,白吟霜死了?她竟然死了?只是跌倒了一下,有這么嚴重嗎?那她的身體,真是太虛弱了!
原來,白吟霜跌倒,真的跟小燕子沒有關系,這是景繡做的,她的目的就是要激起雙方的矛盾,希望那個嚴重沒腦子的雪如福晉能夠一激動之下說出真相。沒想到,白吟霜死了,可是雪如福晉卻沒有瘋狂到說出真相,反而一再隱忍,看來,《梅花烙》似乎也沒她想象中,那么容易解決,必須得再想個法子才好了。
于是,她招來素問,如今,她身邊能用的,能去做那些事情,也只有素問了,“想辦法,找到那個穩婆。”
如果穩婆沒死,事情就不算太復雜,如果那個穩婆死掉了,那事情可真是麻煩了!
景繡知道,這事不是素問一個人的能做到的。但是,她不擔心,因為素問身后還有龐大的富察氏家族,還有聰明絕頂的傅恒。有那些個線人們在,比富察皓祥暗處培養的那些人還好用,效率也更高。
因為素問忠于景繡的原因,傅恒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。當然他有一些懷疑,懷疑景繡重用素問,是為了試探他有多大的能耐。不過,他不在意,因為景繡試探他的同時,他也想試探試探景繡,看看這位寵冠六宮的皇后景繡有多少真本事。看看這個皇后,是不是真的值得他們富察家族的效忠。
之前臘梅的事情,雖然富察家族冒了很大的險,但是他自認自己已經將所有的尾巴都處理干凈了。臘梅對皇后下毒,并非富察家族授意,一開始的時候,他們也不知道,但是很快就得到了消息。那個時候,傅恒也猶豫了很久,最后,還是決定不管,任由事態發展,甚至為臘梅打開方便之門。臘梅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,他們是可以殺了臘梅,可是令貴妃會因此而廢掉,后宮那微妙的平衡會被打破,這是富察家所不愿意看到的,而且,夕顏那種毒藥那么罕見,被發現的可能性也不高……
如果皇后因此死了,將來十二阿哥繼位,就沒有太后的存在,對烏拉那拉家族的照拂也不會很多,富察家的地位仍能永葆不衰。如果東窗事發,那就是臘梅暴露了,謀害皇后,只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死。臘梅為了報仇,為了拉皇后一起下地獄,一定會自我了斷。就算臘梅不自我了斷,她也不會招出富察家,傅恒對于自己多年來的訓練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怎么算,富察家都是穩贏不輸的。只是,他萬萬沒有料到,臘梅的事情會鬧得那么大,皇帝不殺臘梅,反而走起了懷柔路線,眼看著臘梅就要被敵方攻破,傅恒這才著急,好在他們還有秘密武器——素問!
他千算萬算,算盡了人心,可是萬萬沒有算到素問會反出師門,成了皇后的人。一子錯,滿盤皆輸,在如今敵暗我明的狀態,富察家不明不白的為景繡做起事情來了。
素問點了點頭,什么都沒問,立刻行動。就像之前,景繡命她在不起眼的轉彎處倒油一樣,她什么都不問,只管行動。雖然她很不明白,為什么皇后要跟一個王府里奴才過不去,更不明白,既然要陷害人,為什么還要留著尾巴?
看著素問離開,景繡的嘴角浮起得意的笑。
傅恒那么聰明,如果有一天,他知道,自己早在不知不覺中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,一定要慪死了!不過,這樣也好,想把傅恒那樣的人收為己用,走尋常路線,還真不容易,希望真相大白的時候,傅恒會冷靜的選擇繼續跟她走在一起。
……
雪如福晉看著自己親手布置的靈堂,那么的凄涼,一個人都沒有,心緊緊的揪在一起。
“吟霜,我可憐的女兒,對不起,額娘對不起你。不過,你放心,額娘一定找出那害你的人,讓他們付出代價!”
淚眼朦朧,模模糊糊,雪如福晉似乎看到白吟霜苦笑一下,那個樣子,是那么的凄清,“你怎么為我報仇?你可以嗎?他們的身份那么高貴!”
雪如福晉像瘋了一樣,著急的辯解,“你不相信?可以的,額娘可以的,不管那些人有什么樣的身份,額娘都會為你報仇!真的,你要相信額娘!”
白吟霜慢慢斂起著急那副楚楚可憐的嬌俏模樣,一張俏臉冷了下來,目光突然變得很是凌厲,步步緊逼,“相信你?我怎么相信你?你連我是你的女兒都不敢說出來?我生前沒有家,死后,也沒有家,這都是拜你所賜,你讓我怎么相信你?你說話啊!你讓我怎么相信你?”
雪如福晉在白吟霜的逼視下,一步一步的后退,可是白吟霜卻半步都不讓,雪如福晉退一步,她上前兩步,逼得雪如福晉退無可退。一聲聲質問在耳邊回響,眼看著她那張蒼白而又充滿的仇恨的臉,一點點扭曲,眼看著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慢慢的變得空洞,血淚緩緩流出,臉上的皮膚慢慢的,一點一點的剝落,露出一根根血管,猩紅的血液在血管里奔騰,那么的有力,強悍,好像隨時撐破血管,從血管里爆裂出來一樣……
“啊!”雪如福晉慘叫了一聲,整個人后仰,倒了下去!
“咚”得一聲,頭磕在地上,一時之間,眼冒金星,因疼痛而流出的眼淚,怎么止也止不住。
“福晉,您沒事吧?”原本在外面伺候的小丫鬟聽到雪如福晉的那滲人的慘叫,急忙沖進來,結果,正好看到雪如福晉摔倒,她慌忙把主子扶起來,焦急的詢問主子的身體狀況。
雪如福晉緊緊的抓住那小丫鬟的手,好像抓救命稻草一樣,她實在是太害怕了,剛剛那一幕,實在是太恐怖了,她小心的睜開的眼睛,還好,什么都沒有。心跳慢慢的開始恢復正常,雪如福晉松開手,有氣無力的說:“扶我離開這里!”
回去的路上,腦海里不停的浮現出之前那一幕,雪如福晉只覺得自己快要瘋了……
“格格,格格你小心一點,小心肚子里的孩子!”明月彩霞在后面一邊追,一邊喊。
小燕子一邊施展她那三腳貓的輕功,一邊回頭大喊,“我實在是太高興了,我現在就去告訴永琪,還要告訴師父,告訴柳青柳紅!”
“格格,看著點路!您好好的走路,好不好?萬一再撞著什么,就……”明月看得膽戰心驚,忍不住這樣說。
彩霞橫了她一眼,“你胡說什么呢!怎么可能會再發生那樣的事!”
小燕子一邊退著走,一邊做鬼臉,“是啊!怎么可能會再發生那樣的事情?你當我是蠢豬啊!”
彩霞見小燕子做那么危險的事情,也急了,全力追上去,“格格!不能倒著走,看著點路!”
小燕子見明月與彩霞加快了速度,也起了爭斗之心,腳下加快速度,回頭挑釁道:“來啊,來啊,來追我啊!”
三人的速度很快,雪如福晉僅僅只看到這些,可是,就只是這些,已經夠了!小燕子的笑得過于開心,那樣的笑容嚴重刺傷了雪如福晉的眼睛和她的心,她的女兒死了,外孫也沒了,可是那個不知廉恥的粗俗女人,卻又有了孩子,還活得那么開心,那么自在!而她,只是一個小混混!
想到這里,雪如福晉嚴重心里不平衡了,她似乎知道女兒為什么要出現在她面前了!
因為,她心中郁結難平,不看著那個害了她的女人付出代價,她怎么能走得安心?報仇,一定要報仇!一定要那個女人和她腹中的孩兒償命,一定!
第十九章聰明反被聰明誤
“碩親王福晉遞牌子求見本宮?”景繡勾起嘴角,到底還是沉不住氣了嗎?終于出現了!
“娘娘要見她嗎?”
景繡點了點頭,笑得很是怪異,“見,當然要見了!”
很快,雪如福晉就出現在景繡面前,“奴婢恭請皇后娘娘金安!”
叫起之后,景繡也不賜坐,只優哉游哉的撥弄著手中的茶盞,看起來,似乎她對手中的茶比對雪如福晉更有興趣。
雖然她很想看到《梅花烙》完結,但是,她心里很清楚,現在該著急的不是她,而是眼前的這位雪如福晉。如今,她要做的就是端著,好好的端著,以不變應萬變,只等著這雪如福晉崩潰。
雪如福晉就這么被晾著,心里有些著急,而著急之余,也不禁有些緊張,她咽了一口吐沫,鼓起勇氣抬頭,“皇后娘娘,請屏退左右,奴婢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向您稟告。”
景繡微微勾起嘴角,一本正經的看著雪如福晉,那表情,要多真誠就有多真誠,要多無辜,就有多無辜,“事無不可對人言,碩王福晉想說什么就盡管說吧。”
雪如福晉的神色有些尷尬,猶豫了好一會兒,終于鼓起勇氣,屈膝跪地,“娘娘,奴婢要稟告的事,有關還珠格格。”
景繡假裝不知道,微微挑起眉毛,神色間多少有些看笑話的味道,畢竟皇后不喜歡小燕子,那是眾所周知的事情,“哦,還珠格格?小燕子她又怎么了?是偷了你家的銀子,還是打了你家的嬤嬤?”
雪如福晉也不管什么規矩不規矩的,直視景繡,堅定的開口,“還珠格格偷的不是東西,是人!”
如今,她什么都管不了了,腦子里不停的回響起那穩婆的話,“福晉,奴婢也是被逼的,是還珠格格逼奴婢殺死白姑娘的,所以奴婢才給白姑娘的茶里下藥,害得她生產之后,血崩而死。可是,如果奴婢不那么做,還珠格格會……會殺了奴婢和奴婢的家人……”
雖然她一早就懷疑是小燕子害了她的女兒,可是,真的聽到卻又是另外一回事……
若問小燕子有沒有說過這樣的話,她說過。
那是她剛剛失去孩子不久,雪如福晉把白吟霜當寶貝一樣藏起來,早早的就備下穩婆的舉動更是激怒了小燕子,一怒之下,就趁著沒人,對穩婆說了那些沒腦子的話。之后,隨著時間的流逝,小燕子心中的痛慢慢的淡化了,在會賓樓遇到了簫劍和蒙丹之后,也開朗了起來,早把威脅穩婆的事望到爪哇國去了。
只是,那穩婆還牢牢的記著。她以為,遇到難產,所有的人都會選擇保孩子,那么,就算她殺了白吟霜,也一樣是神不知鬼不覺。沒想到,雪如福晉竟然要保大人,她慌了,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辦,所以,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,偷偷的跑了。
知道真相的時候,景繡真是哭笑不得,真真是一個大烏龍。最后,景繡還是決定,將穩婆的行蹤透露給碩王府的奴才,讓雪如福晉知道真相,因為她很想知道雪如福晉知道真相之后會做什么,于是,便有了雪如福晉求見這一幕。
聽了雪如福晉的話,景繡明顯的愣住了,嘲諷的笑意僵在臉上,半天才怒斥道:“碩王福晉,本宮警告你,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。”
“奴婢所言句句屬實,絕無半點虛假!”雪如福晉說的斬釘截鐵,看向景繡的目光更是毫不躲閃。
景繡明顯的有些慌亂,但是仍舊強自鎮定,威嚴的掃視坤寧宮伺候的奴才下人,“都退下,記住,你們什么都沒聽到!”
“是!”
坤寧宮的奴才井而有序的退了下去,之后,景繡才起身,走到雪如福晉身前,俯視著她,“你可有證據?”
雪如福晉點頭,“奴婢有證據,人證物證俱在,而且,還珠格格腹中的孩兒也不是我們富察家的!”
景繡倒吸一口冷氣,一張俏臉板起來,“你說這話可是要負責任的!”
雪如夫君堅定的點頭,“是,奴婢會對自己說出話的話負責任!”
景繡點了點頭,嘴角浮起一絲掩飾不住的笑容,非常明顯,還珠格格偷人這件事情,她還是很樂意看戲的,“你起來吧!”
說罷,轉身往自己座位上走,隨口問道:“知道J夫的身份嗎?”
“是五阿哥!”
景繡回頭,不可置信的看著雪如福晉,臉色變得鐵青,張嘴,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,好一會兒,她突然爆發出來,“放肆!你真是什么話都敢說!本宮今天就當什么都沒有聽到,你以后再也不可在別人面前說這樣的話了,下去吧!”
雪如福晉沒想到皇后對這件事的反應這么大,保持著起身的姿勢,僵直在那里,也顧不得別的了,“娘娘,難道連您都怕五阿哥嗎?”
景繡怒視她,冷哼了一聲,“本宮的事,還輪不到你來置喙!不想本宮治你罪,就立刻推下去!”
雪如福晉直起身子,挺直了脊梁,毫不畏懼的迎著景繡的目光,“沒想到,真是沒想到,連皇后娘娘都不敢得罪五阿哥!是因為皇上寵信五阿哥嗎?皇后娘娘可曾為十二阿哥和十六阿哥想過,您可以畏懼,可以怕,但是,兩位阿哥卻不能。就算是為了兩位阿哥,皇后娘娘也該借此機會做點什么,也算是為兩位阿哥鋪路了。”
雖然從知道雪如福晉求見開始,景繡就知道她打的是這樣的主意,卻沒想到她會把這話說出來,她真的以為這個世界上就她一個人有腦子嗎?這話也敢說?
“本宮要怎么做事,還用不著你教!本宮最后警告你一句,五阿哥是皇上最疼愛的阿哥,如今,圣眷正隆,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,跪安吧!”
雪如福晉失望的看著景繡,毫不掩飾。以前的皇后還敢說些實話,如今,為了保持住現有的地位,現有的寵愛,她竟然不敢惹皇上不高興了,真真是好笑,她以為這樣,就能保證一世的榮華富貴了嗎?
“奴婢告退!”
看著雪如福晉離開,景繡忍不住笑了起來,隨手招來碧珠,“派人跟著雪如福晉,看看她接下來去哪兒!”
景繡一個人喝著茶,連喝了三杯,時間也流逝了不少,可是還是沒有接下來的消息,景繡不由得有些緊張了。難道她算錯了?照理說,逼到這一步,雪如福晉應該會做點什么才對啊!該死的,如果白吟霜不死,或許她就不會那么淡定了。
碧珠慌慌張張的進來,在景繡耳邊說了幾句話,景繡原本著急的神色斂了下去,得意的笑了,到底還是忍不住了。
原來,碧珠說了這么一句話,“碩親王福晉帶著她下人跪在乾清宮外,求見皇上!”
……
乾清宮。
乾隆的臉色沉得好像能擰出水來,目光陰沉的看著雪如福晉,雙手握拳,因為用力過度,指關節泛白。
原本在乾清宮與皇帝商議國家大事的大臣,此刻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,真是禍從天降,怎么讓他們聽到這樣的皇家秘辛了,他們還想多活兩年呢!
雪如福晉跪在下面,身體忍不住發抖,不得不說,皇帝身上的氣勢可比皇后強大太多了,如今,她連大聲喘氣都不敢,心里也有些后悔,或許,她不該這么沖動,只是,世上沒有后悔藥……
都是皇后!若不是皇后膽小怕事,不敢招惹五阿哥,把事情壓下來,她怎么會為以防萬一,選擇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真相?她實在是怕啊,怕皇帝為保五阿哥,不聞不問,甚至……殺人滅口……
“你有什么證據?”
雪如福晉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那么顫抖,“奴婢手里有五阿哥送給還珠格格的情詩,還有一些五阿哥的貼身衣物!而且,碩王府很多奴才都成為證人!”
乾隆差點背過氣去,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永琪竟然那么沒腦子,跟自己名義上的妹妹發生那樣的關系,居然還留下了證據?看看四周那么多的大臣,乾隆恨不得自己昏過去,他,從來沒有那么丟人過……
對,只能昏過去!
于是,乾隆華麗麗的被氣“昏倒”了。
趁著找個機會,那些個大臣們,該走的也走了,再不在乾隆眼前礙眼。
等乾隆再次醒過來之后,招來了五阿哥和小燕子,甚至沒有怎么審問,他們兩人都供認不諱……
“皇阿瑪,兒臣不孝,兒臣真的不想您生氣,但是,兒臣……兒臣真的是情不自禁。兒臣是真的喜歡小燕子的,很喜歡,很喜歡。皇阿瑪,您了解那種感情,了解情不自禁,是不是?就像您當年對夏雨荷那樣,那樣真摯而美好的感情……”
“夠了,給朕閉嘴!”若不是乾隆手中沒有可以扔的東西,他一定會扔到永琪的臉上,他真是想不明白了,自己怎么會有這么一個兒子,以前看著還是不錯的,怎么現在……
突然,乾隆將目光聚集在小燕子身上,怒極反笑,都是這個女人,她就是禍害。
就是她讓他顏面盡失,當初在西藏土司面前是,如今又讓他在眾位大臣面前,在回部阿里和卓面前丟人……
“你好大的膽子,知不知道不守婦道,勾/引皇子,是個什么罪過?”乾隆說完,也不等小燕子回答,斂起笑容,“來人啊,帶下去,推出無門,斬首示眾!”
小燕子是沒腦子,但是身為動物的本能,她懂得趨吉避兇,所以一直屏住呼吸,不敢吭聲,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永琪來應對。可是,如今,她不能再當鴕鳥了,“皇阿瑪,皇阿瑪,您不能這樣!您不喜歡小燕子了嗎?您不是說我是你的開心果嗎?您不要我這個開心果了嗎?皇阿瑪,皇阿瑪……”
可是,侍衛哪里管她說什么,只管聽命行事,上前就要拉小燕子下去。
五阿哥緊緊的拽著小燕子,“皇阿瑪,您不能這樣,您真的不能理解我們之間的愛情嗎?小燕子她沒有勾/引我,我們是真心相愛的,不存在誰勾/引誰,皇阿瑪……”
乾隆根本不想聽這些,閉上眼睛,揮手示意侍衛把人帶下去。
五阿哥一看這樣,簡直是心急如焚,緊緊的抓著小燕子的手,回頭看著乾隆,“皇阿瑪,您不能那么做,小燕子她肚子里懷著您的孫子!”
霎時間,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乾隆更是瞪著雙眼,怔怔的回不了神,該死的,碩王福晉竟然沒有說小燕子懷孕的事。
其實,乾隆不知道,不是雪如福晉不愿意說,只是她沒有機會說那么多。
“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富察皓禎的孩子?”
五阿哥見所有的人都不懂了,小燕子暫時沒有危險,才算是松了一口氣,“小燕子是兒臣的女人,她和富察皓禎只是名義上的夫妻。”
“好啊!厲害啊!我們的五阿哥可真厲害,竟然……”乾隆笑了,氣笑了,但是很快就斂起了笑容,“但是,朕的孫子多的是,,朕不會要這個孽/種!”
“皇阿瑪,您怎么能說……怎么能說那個孩子是孽種?”
乾隆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,他累了,不想跟人爭論這個問題,“推出去斬了!”
五阿哥立刻就炸毛了,“皇阿瑪!如果您真的要殺了小燕子,就請兒臣一起殺了吧!”
乾隆憤怒的起身,“你敢威脅朕,你以為朕不敢嗎?你真是讓朕失望至極,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,一哭二鬧三上吊嗎?朕明明白白的告訴你,這個女人,朕今天是斬定了!”
五阿哥憤怒了,“兒臣真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皇阿瑪說出來的,兒臣現在都不認識皇阿瑪了!”
乾隆冷哼一聲,根本不想理永琪。
“皇阿瑪,您會后悔的,一定會后悔的!”說罷,頭也不回的,一頭撞向柱子。
乾隆想要阻止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。
于是,剛剛離開的太醫,又被宣進了乾清宮。之后,傳來消息,五阿哥禁足景仁宮,還珠格格小燕子禁足在淑芳齋。
至于,乾隆,則一直待在乾清宮,再也沒有出去過,而乾清宮里的瓷器,據說,碎得差不多了。
……
“高無庸,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!上次朕沒有處罰你,是不是?誰給你的膽子,什么事都去稟告皇后的?”乾隆一聽到景繡求見,立刻就把炮火其中對向了高無庸。
高無庸簡直冤枉死了,這次,真的不是他通知皇后的呀!
“奴才沒有!”
乾隆瞪了高無庸一眼,他了解高無庸,既然他說沒有,那就真是沒有了,“朕現在誰也不想見,讓皇后回去!”
乾隆覺得自己的臉面都丟盡了,不想見任何人,特別是景繡。
可是,高無庸離開一下之后,景繡竟然進來了,而高無庸竟然低著頭跟在后面。
乾隆胸中熊熊燃燒的怒火,像被澆了汽油一樣,燃燒得更厲害了,“皇后!”
可是,僅怒斥了一句“皇后”,看著景繡那似笑非笑,淡定的臉,就再也說不出別的話了。乾隆移開目光,這才注意到,一些個奴才竟然抬著箱子進來了。
乾隆蹙眉,想問,但是最后還是沒拉下臉問,“皇后,沒事的話,就回坤寧宮去吧!”
景繡微微一笑,屈膝行禮,“臣妾恭請皇上圣安!”
其實,景繡知道乾隆很生氣,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在私底下,乾隆一直都喚她景嫻,只有在生氣,或者是開玩笑的時候才會喚她皇后。如今,很明顯,乾隆不是在開玩笑,但是景繡并不是很擔心,她有自信能應對一切變化。
乾隆眉頭皺得更緊了,很沒好生氣的說:“免禮!沒事的話,就跪安吧!”
對于乾隆這樣強壓怒火的樣子,景繡覺得挺開心的,可能是一種虛榮心作怪吧,“臣妾真的有些事……”
說著,景繡示意小太監將箱子打開,只見一箱子的瓷器,她走到乾隆身邊,引著乾隆走向大箱子面前,“皇上,臣妾知道您心情不好,要摔的話,就摔這些瓷器吧!”
乾隆奇怪的看著景繡,似乎并不明白她在想什么。
景繡拿起一個瓷瓶,“找到這些贗品,可為難死臣妾了!可是,這乾清宮每件瓷器都是價值連城的,摔了實在是太可惜了,國庫本不充盈,咱們還是省著點比較好,所以……”
乾隆又好氣又好笑,強忍著翻白眼的沖動,“真是難為皇后了!”
景繡將瓷器遞到乾隆身前,“那您摔吧,發泄出來,心情會好一點。”
乾隆自然不會真的去接,“多謝皇后美意,不過不需要了,朕之前只是不小心打碎了瓷瓶而已!”
說這話的時候,乾隆自己都沒發現,心中的怒火已經有了熄滅的跡象。
聽到乾隆強調不小心,景繡也覺得有些好笑,見乾隆不要,便揮手示意奴才將箱子搬下去,然后才拉著乾隆坐下,親手倒了一杯茶送到乾隆的手上,然后,輕輕的幫乾隆捏著肩膀。而乾隆,就好像是一個別扭的小孩子,在被大人安撫著。雖然有些抵觸,卻并不明顯,別扭的聽這話。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乾隆揮手示意所有的人都退下,然后突然抓住景繡的手,“景嫻,別人知道朕在生氣躲都來不及了,你為什么傻傻的湊上來呢?”
景繡回握乾隆的手,“臣妾總不能看著皇上氣壞了身子吧!”
乾隆只覺得身體里好像有電流穿過,怔怔的看著景繡,突然傻傻的笑了起來,有這樣一個女人在身邊,夠了,真的夠了!
“而且,今天碩王福晉鬧成這樣,臣妾也有責任。”不在意乾隆詫異的目光,景繡接著說:“她,今天先到了坤寧宮,什么都告訴了臣妾。可是……可是,臣妾覺得這件事很復雜,您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。想著發生那樣的事,她也是受害者,怪可憐的,就罵了她一頓,把她給趕了出來。沒想到……”
景繡看向乾隆,目光萬分真誠,“對不起!”
乾隆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算了,不說這個了,都是永琪個不爭氣的,跟你沒關系!若不是愛新覺羅家沒有殺兒子的前例,朕絕饒不了他,特別是那個賤婢,皇家的臉面讓他們丟盡了!朕本想殺了她,可是后來冷靜下來一想,朕如果殺了她,不就等于承認皇家出現兄妹亂/倫的丑聞了嗎?可是,碩王福晉把這件事情鬧得這么大,朕想捂都捂不住……”
景繡聽到這話,原本心里的那點不痛快也消失了,原來乾隆沒殺小燕子不是因為五阿哥鬧自殺……
乾隆憤怒的起身,“這些該死的異姓王,他們就會給朕找麻煩!”
“皇上,別生氣了,氣壞了身體就不值得了!”景繡上前一步,握住乾隆的手,“臣妾覺得事情沒那么嚴重,咱們只要證明碩王福晉說的都是假的,她故意陷害五阿哥和還珠格格不就行了!”
乾隆無奈的搖頭,證明?怎么證明?她說的明明是真的!不過……
轉念一想,一道靈光從腦海里閃過,沒有證據,可以制造證據,就算是不怎么合理的證據,只要是皇家給出的官方解釋,也沒人敢說三道四,至少皇家的臉面算是保住了。
想到這里,乾隆笑了,長臂一伸,緊緊的將景繡攬在懷中,“謝謝你景嫻,你真是太聰明了!”
景繡得意的笑了,毫不掩飾自己的成就感,乾隆看到景繡這樣,心里覺得好笑之余,越看越覺得景繡可愛得不得了,深深的一吻……
“唉!雪如啊雪如,你這是,自己挖坑自己跳啊!真真是,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誤了卿卿性命!”景繡在心里跟雪如福晉說道,同時在心里默默地畫了個十字,祈禱她會有好運。雖然,她心里很清楚,雪如福晉不會有好運,因為有個人,應該已經開始叛變了,雪如一心掩藏的秘密,很快就不是秘密了。
說到底,乾隆還是應該好好歇歇景繡啊!她在乾隆瞌睡的時候,及時遞上了一個枕頭,可惜,不能讓乾隆知道真相……
第二十章報應來了
碩王府。
“嬤嬤,這是福晉吩咐奴婢為嬤嬤準備的骨湯,您傷了骨頭,喝這個,對身體有好處。”琥珀,雪如福晉身邊伺候的大丫頭,親自送來骨湯。
一直待在房間里受人嘲笑,被主子遺棄的秦嬤嬤感動莫名,鼻子一酸,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了,“代我謝謝福晉!”
琥珀笑得更歡了,迷得眼睛都快看不到了,“嬤嬤千萬別這么說,您是奶過福晉的老嬤嬤,福晉心里記著您的好,只是福晉這段時間心情不好,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您,所以才……”
秦嬤嬤點點頭,仔細想想,也確實是那么回事,這些年福晉對她的信任做不得假,她心里一直都是很清楚的,也很感激的。之前的事,她很生氣,很憋屈,甚至想離開碩王府,可是聽到琥珀這樣類似于替雪如福晉道歉的話,她就再也埋怨不起來了。她不認為琥珀會說出這些僭越的話,琥珀會說這些,一定是雪如福晉授意的,這么想著,心里什么怨氣都沒有了。
不管怎么說,死掉的那個是雪如福晉的親生女兒啊,換做任何人都會崩潰的。一個母親,為了女兒,做錯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諒的;一個母親,不論女兒做了錯了什么,都不會計較。所以,一直把雪如福晉當成女兒一樣疼愛和在乎的秦嬤嬤決定,讓一切都回到過去,她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。
她微笑,目光柔和,“我都明白,等我的腿腳好點,就去看福晉。”
說罷,伸手去接琥珀手中的湯……
“嬤嬤,我來了!”
“啪!”
看著碎做一地的碗,灑了一地的湯,琥珀愣住了,笑容僵在臉上,片刻之后,總算是反應過來,憤怒的瞪著突然沒頭沒腦闖進來的的小丫鬟秋容,抬手就要打……
秋容本來也嚇了一跳,看見琥珀要打她,忙往秦嬤嬤身后躲,“琥珀姐姐,不要啊!嬤嬤救我……”
對于這個秋容,秦嬤嬤還是蠻疼愛的。這段時間她被福晉晾著,再加上一直和趙嬤嬤的關系不好,府里好些人為了討好趙嬤嬤,都不敢靠近她。就算是平日里關系比較好的,也只是沒有落井下石而已,一樣躲著她。
只有這個小丫頭不會,她總是把好吃的,好喝的留著,偷偷的送給她,就算被人笑話是想攀高枝,也不在乎。后來,秦嬤嬤才知道,秋容之所以對她那么好,是因為,她曾經心血來潮,在趙嬤嬤罰人的時候向福晉求了一下情,放了一些做錯事的奴才,而秋容就是其中之一。為此,她羞愧不已,因為當時她根本不是想救人,只是想要給趙嬤嬤難堪,讓她明白究竟誰在主子面前更有分量而已。
可是,就這一點小小的恩典,秋容一直不忘,還在她最難的時候陪在她身邊。于是,不知不覺中秦嬤嬤已經把秋容當成自己的孫女一樣疼愛了,見她這么可憐,忙護著她,“琥珀,秋容不懂事,你就別跟她計較了!”
秦嬤嬤這么說,秋容還能說什么?只能,訕訕的收回手,只是,臉色有些不怎么好看,“嬤嬤說的是,是奴婢失態了!好在廚房里還有,奴婢現在就去給您端來!”
“看你這話說的,哪里用得著你去做那些粗活,交給下面的人就行了。”說著,轉而看向秋容,“你去吧,別再毛手毛腳的了!”
秋容捂著嘴笑起來了,“嬤嬤也知道她毛手毛腳的,要是再打了可就真沒了,還是奴婢去好了,能夠伺候嬤嬤您,是奴婢的福分!”
說罷,也不等秦嬤嬤再說什么,微微垂首示意,便退了出去。
秦嬤嬤微微瞪著秋容,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想說什么,可是還沒來得及說,就被秋容拉起來,對于秋容這風風火火的個性,她真不知道該說什么,可是秋容接下來的話讓她再也笑不出來了,怔怔的看著秋容回不了神。
“嬤嬤,趕緊走!我看到了,琥珀在您的湯里下了藥,福晉她想殺了您,您趕緊跑吧!我跟守后門的小照的關系很好,他不會告發我們的,我們趕緊走!”
秋容拉著秦嬤嬤,可是秦嬤嬤不動,她一個小丫頭又那里拉得動呢?于是她著急的拽著秦嬤嬤的衣袖,“嬤嬤,我說的是真的,你趕緊跟我走啊,難道我還會騙你嗎?”
秦嬤嬤搖頭,她不相信,她怎么也不相信雪如福晉會要殺她,絕對不會的。可是,看到秋容這焦急的模樣,眼淚都快掉下來了,她沒有辦法不相信,秋容不會騙她,因為騙她,對秋容半點好處都沒有。于是,她只是喃喃自語,“不會的,不會的,福晉不會那么對我的!”
“嬤嬤,您快跟我走啊!”秋容著急的不得了,她強迫著急冷靜下來,“好,就算這事跟福晉沒有關系,跟琥珀總有關系吧!之前,我想給您偷點好東西吃,就偷偷的躲在廚房里,想等著沒人的時候再出來。結果,正好看到琥珀把所有的人都趕出去,把一包藥倒進了您的湯里,這是我親眼所見,總不會是冤枉的吧?現在她又去給您端湯,如果您不走的話,她會毒死您的!”
事關生死,秦嬤嬤就算有一千個一萬個想不通,也不敢再耽擱了,于是跟著秋容一起逃出了碩王府,她需要時間,需要好好的想想,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。就算她不小心害死了福晉的女兒,福晉也不會狠心到這種地步吧?
除了碩王府之后,她們才發現出來的太匆忙了,身上居然沒有帶銀子,于是,秋容提議道:“嬤嬤,反正咱們也沒有地方去,為了以防萬一,您也不能回自己的家。不如,就去我家吧?然后,我回去給您探探消息!”
出來之后,秦嬤嬤就迷茫了,不知道何去何從,真相也無從得知,心煩得厲害,可是聽到秋容這樣的提議,又覺得不妥,“不行!萬一琥珀真的……你會有危險的……”
秋容笑了笑,毫不在意的擺擺手,“我若是不回去,才惹人懷疑呢!沒關系的,嬤嬤不用擔心我,我不會有事的!”
秦嬤嬤皺著眉頭,想了很久,除了這個辦法,也確實是沒別的辦法了,最后無奈的點了點頭,“不管怎么樣,你要注意安全,知道嗎?”
秋容點頭,“好了,我知道了,我現在就帶你去我家吧!”
夜幕降臨,四周慢慢的陷入了黑暗,而這種黑暗,讓人難以呼吸,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在了胸口。
“嬤嬤,吃晚飯了!”秋容的母親,秋媽媽親切的招呼秦嬤嬤,對于這位女兒的救命恩人很是熱情。
秦嬤嬤點頭,“謝謝,真是打擾了!”
秋媽媽憨厚的的笑了笑,“嬤嬤千萬別這么說,如果不是您救了容兒那丫頭,我們一家人說不定都餓死了,你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!那年鬧旱災,家里沒有糧食吃,我們才把那丫頭賣到碩王府里當丫鬟,貼補家用。后來聽說大戶人家規矩多,她總是被打,我心里跟刀割一樣,幸好有您照顧她,我們才能安心啊!”
“娘,咱們馬上就攢夠銀子了,很快就能把容兒贖回來了,您就別傷心了!”看到母親掉眼淚,秋容那老實的哥哥一張臉漲得通紅,手足無措的安慰著母親。
秋家的媳婦抱著兒子也走了出來,“是呀!娘,妹妹囑咐我們好好照顧嬤嬤,您怎么說這些啊!”
秋媽媽忙擦干自己的眼淚,“是呀,不說了,不說了!嬤嬤,鄉下地方,沒有什么好東西,您隨便用一點,別嫌棄啊!”
“不會,不會,很豐盛,真是謝謝你們了!”
被秋家媳婦抱在懷里的孩子掙扎著要下來,“我要吃肉,我要吃肉!”
秋媽媽在孫子身上拍了一下,怒斥道:“真是不懂規矩的,客人還沒用呢,你叫什么叫,在亂叫,把你丟出去喂狼!”
看著這破舊但是充滿溫情的地方,秦嬤嬤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被填得滿滿的,幸福的感覺好像了溢出來了一樣,她本來也應該有一個這樣的家,可是這些年待在碩王府,她竟然連自己的家都很少回去了,真是不應該了!
她伸手將秋家的小孫子抱在懷中,“來,奶奶喂你,好不好?”
于是,一頓飯吃得其樂融融,看著這一家人過得這么和諧,秦嬤嬤原本煩亂的心也慢慢的平靜下來了。夜晚,睡在秋家人為她準備的房間里,聞著被子上陽光的味道,秦嬤嬤很快就陷入了夢鄉!
“啊!”
“孩子他爹,快跑!”
“你們究竟是什么人?”
“不要啊,放過我們,為什么要殺我們?”
……
秦嬤嬤一下子被驚醒,睡意全消,慌忙起身,打開房門,只見滿屋都是血,之前還跟她一起說笑吃飯的人,如今都躺在地上,面目猙獰,身上的刀口翻起來,猩紅的血液流了一地,就連那個小小的孩子,都倒在血泊里,滿臉都是血跡,而那個粉紅色的身影,似乎是秋容……
“她在那里,殺了她!”其中一個黑衣人,拿著帶血的刀指著秦嬤嬤。
“嬤嬤,快……”秋媽媽一句話還沒說完,一把鋼刀從她的腹部插了進去,血液染紅了她的衣衫,她的話戛然而止,但是她的眼睛卻一直看著秦嬤嬤,瞪得那么圓,那么大。
秦嬤嬤沒有時間發愣,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跑,跑得遠遠的。她跑,身后的人自然就追,可憐她人生地不熟,又這般年紀,自然跑不掉,沒跑多遠,就給人堵上了。
她步步后退,“為什么?為什么要殺我?”
那黑衣人冷笑一聲,“你知道的太多了!”
秦嬤嬤還沒弄明白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就眼前明晃晃的刀光晃花了眼睛,反射性的閉上眼睛……
“噗嗤”一聲悶響,秦嬤嬤只覺得一股暖流打在臉上,她以為自己死了,跌倒在地。
“你還好嗎?”溫柔的聲音,沒有半點冰冷,也沒有半點殺氣。
秦嬤嬤睜開眼睛,整個世界都紅紅的,模模糊糊中,似乎看到眼前站著一個年輕男子,手中也持著利器,但是劍已入鞘,“這些人為什么要殺你?你是什么人?”
秦嬤嬤也顧不得什么儀態,用手擦干臉上的血跡,怔怔的看著眼前整個年輕人,“我……”
那人也不愿意

Readme:第二書包網www.heqbzt.live)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,無需注冊即可下載,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!
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,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,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。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,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,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。版權聲明: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,與本站立場無關,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

{elapsed_time}
太湖字谜